一周以来,复工成为全球多个国家的关键词。西班牙、英国、意大利、法国、德国以及俄罗斯、美国等国采取“解封”措施,试图在防控疫情与恢复经济发展中探求两全之道。
  迫不及待解封背后,是各国面临的经济衰退压力,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自身存在的脆弱性更加凸显:阿根廷或将迎来第9次主权债务违约,巴西下调经济增速预期至负4.7%……如何不让“多米诺骨牌”倒下?专家认为,除刺激政策外,还需要加强全球抗疫合作,并通过国际组织加强经济政策的协调,共同应对疫情的冲击和影响。
  新兴市场国家面临崩盘风险
  由于近700亿美元债务与债权人谈判陷入僵局,阿根廷政府11日宣布,将谈判的期限延长至5月22日,当天该国将有一笔5亿美元的债务到期。阿根廷经济部长马丁·古斯曼日前表示,阿根廷债务压力非常沉重,偿债成本极高,债务结构不可持续。政府有偿还债务的意愿,但现在情况下无法履约。
  在阿根廷的邻国巴西,为对抗疫情,各州政府采取了隔离措施,但关于经济崩盘的担忧在官方开始扩散,不少人在祈祷“不要成为第二个阿根廷”。
  巴西经济部长保罗·格德斯警告:“在30天的隔离期内,超市商店可能开始出现食物短缺,物资生产可能中断,引发经济崩溃和社会混乱。我们知道新冠病毒的问题很严峻,政府必须挽救生命……但我们也越来越担忧失业问题和经济停滞的问题。”
 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、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李春顶表示,少数国家如果出现经济崩盘,会牵动全球经济的“多米诺骨牌”,不利于全球疫情防控,带来社会和生活的动荡,卫生防疫体系的崩溃,居民无秩序的跨区域甚至跨国流动带来更大的疫情扩散风险。
  李春顶补充,这些国家的经济崩盘,还将直接牵连相互经济依赖程度高的贸易和投资伙伴,引发其他国家的经济和货币危机,并将形成不良的经济预期,扩大对经济和金融的影响,放大负面经济效应;甚至诱发全球贸易和投资的保护主义,以应对外部环境的不利影响。
  疫情冲击未充分显现
  巴西和阿根廷不是个案。5月13日,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发布的2020年中期《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》报告指出,世界经济预计将在2020年萎缩3.2%。来自IMF的预测更为悲观。自今年4月份将经济预期从此前的增长3%调降至收缩3%后,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8日暗示可能再次下调全球经济预期。
  在美国、法国、英国等发达国家,倾倒牛奶等大萧条时期的景象再次上演;航空业遭受冲击尤甚,全球2/3客机停飞,有百年历史的哥伦比亚航空公司申请破产,法荷航空公司现金流将在6月耗尽……
  “从经济受到的影响看,需要进行深入的量化评估才能知道哪些国家受到的影响更大,整体上经济中传统服务业所占比重越大、能源经济所占比重越大、对外需的依赖程度越高、经济规模总量越小、产业结构愈加单一的经济体受到的影响相对更加显著和突出。”李春顶表示。
  李春顶表示,从目前感染人数的数据看,美国、西班牙、英国、俄罗斯、意大利和法国等都是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灾区。截至北京时间5月16日8时32分,美国新冠确诊病例超144万例,累计死亡逾8.7万例。即使美联储启动了“无上限”宽松的政策“组合拳”,仍难避免该国一季度经济数据的断崖式下跌。
  美国商务部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,美国GDP萎缩4.8%。来自官方和学界的共识是,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还未充分显现,二季度的经济前景更加不容乐观。
  拥有多个老牌经济强国的欧洲日子也不好过。欧盟委员会日前预测,欧盟经济今年将萎缩7.5%,欧元区经济将萎缩7.75%,2021年的反弹也不足以弥补今年萎缩带来的损失。负责经济事务的欧委会委员真蒂洛尼说:“欧盟已经进入历史上最严重经济衰退。”
  其中,最令人担心的是和阿根廷、巴西一样的新兴市场国家。相比发达经济体,它们正面临着资本外流、债务危机以及货币危机等多种风险,整体经济增速显著下挫。
  格奥尔基耶娃表示,十分担忧正在疫情中挣扎的新兴市场经济体。在过去的两个月中,从新兴市场流出的证券投资规模约1000亿美元,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同期高出两倍以上。大宗商品出口国同时遭受了大宗商品价格崩溃的打击。
  建议先联手抗疫“治本”
  “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悲惨的局面。”5月11日晚间,韩国前总理韩昇洙在一场网络直播中回答南方日报记者提问时表示,“我们不知道有多少国家提供了有效的解决方案能解决问题。现在(新冠肺炎)病例已经超过百万,我觉得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应该担心这种经济状态会持续下去。”
  “这也是为什么国际合作、共享信息如此重要。”韩昇洙说:“我们应该设法摆脱这种状态。”
  这个观点得到李春顶的认同。在他看来,应对措施的当务之急是全球联合抗疫,控制疫情的蔓延和扩散。在疫情未能有效控制之前,经济刺激或扶持政策只能是缓和一时之急、治标不治本。
  “当然,经济上的合作同样非常重要,联合国、WTO、IMF和G20等多边机制,以及区域经贸合作机制都应发挥作用,尽可能消除贸易和投资的壁垒,确保物流的通畅和有效,维护全球经济的稳定。”李春顶说。
  国际组织已经行动起来。IMF最新发布的《全球政策议程》中提出即刻通过政策,必须减少不可逆经济创伤的风险。“IMF将支持其成员国应对灾难后的挑战,包括债务脆弱性、破产、失业和经济失衡。”格奥尔基耶娃表示。
  北京时间5月14日晚,二十国集团(G20)举行的第二次贸易部长应对新冠肺炎特别视频会议提出,应积极开展经贸政策协调与务实合作,维护多边贸易体制,保持市场开放,增强全球供应链韧性,支持发展中和最不发达国家,推动国际贸易投资重回正轨。
  李春顶补充,在当前形势下,加强全球或者区域性的支持和援助体系建设,帮助存在经济和金融危机风险的国家渡过难关,共同维护全球粮食和食品安全。在新冠病毒造成人类健康和公共卫生危机,全球经济面临风险的时刻,共同努力、联合应对和同舟共济是世界各国的唯一选择。策划:陈梅玉
  美百年零售业巨头宣布申请破产
  美国最大的连锁百货商店之一杰西·潘尼(JC Penny)15日宣布申请破产,该百货有118年的历史,在全美有上千家卖场,但近年积累了超过40亿美元的债务,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加剧了公司的困境。
  赛事停摆致50亿美元蒸发
  北美体育进入“刹车时代”
  三四月本应是美国体育赛事热火朝天进行的时节,然而新冠肺炎疫情却让北美体育一下子进入“刹车时代”,各种相关体育产业“割肉”割到心痛,真金白银眼睁睁地流走。
  根据美国商业杂志《福布斯》的一项统计,在过去两个月里,由于疫情造成的赛事暂停和取消,美国主流职业体育联赛的损失超过50亿美元,其中美职棒大约损失20亿,美职篮大约为12亿,包括篮球“疯狂三月”在内的美国大学生体育协会(NCAA)旗下系列赛事损失为10亿,而北美职业冰球联赛、美国足球大联盟和纳斯卡(NASCAR)赛车比赛加起来的损失将近10亿美元。《福布斯》表示,这项统计仅仅是针对过去两个月时间的统计,如果体育比赛在6月还无法复赛,损失将会不断增加,而假如整个赛季都取消,那损失将会超过100亿美元。
  对于联盟和各支球队的管理层以及球员而言,说多了也都是眼泪,眼瞅着工资缩水。据统计,如果本赛季彻底取消,美职篮运动员会损失约8亿5000万美元的薪水,金州勇士队球星库里一个人就会损失大约800万美元。从目前看,完整进行赛季的可能性正在不断缩小。为了对冲疫情的冲击,橄榄球大联盟总裁古德尔新赛季自愿领取“零薪水”,其余工作人员的工资也将根据级别有不同程度的降低,其中普通员工降幅为5%,高管级别的负责人工资降幅则超过10%。此前媒体报道,古德尔一年的工资和奖金总计超过3000万美元。此外,各大联盟和诸多球队也出现强制休假、甚至裁员的负面消息。
  疫情对于体育产业的打击面其实非常大。没有赛事也意味着大量球场工作人员丢掉饭碗。据媒体报道,球场的很多失业人员甚至存款不足以支撑一周。有些媒体的工作人员也面临强制休假、荷包缩水、甚至失业的悲催命运。另外,3月份美国的体育博彩业的营业额也比去年同期减少80%。伴随着各个行业的萎缩,当地政府部门也会损失相应的税收,真的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  止损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复赛。停摆两个月以来,各大职业体育联盟都在积极探讨“复工”方案,但是美国疫情依旧高位发展,没有变好迹象。就像美国其余行业的复工复产计划一样,体育行业也需要在“保经济”和“救疫情”之间做选择。
  除了极个别赛事恢复比赛外,诸如美职篮、美国足球大联盟等体量庞大的联赛,目前都还停留在允许运动员恢复个人训练的层面。正如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所言,安全无保证,复工何太急?